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偷渡来柬种菜,流落街头15天,仍旧不敢相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中国人
前段时间,老牛在出差回金边的路上碰到一个中国小伙,这个小伙子神情疲惫,衣衫褴褛,之后老吴看到他向摊主讨要食物和水。

但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,这个小伙子始终无法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,小摊子上也有几个年轻人,上前用英语询问这个中国小伙怎么了,需不需要帮忙?但是面对这些人的询问,小伙子却只会蹩脚的重复说着“I want,no money”,顺便指着一瓶水和一个面包。

老牛看不下去,从桌子边站起来,走过去拿了一瓶水和一个面包,随后递给这个小伙子,之后老牛又邀请这个小伙子跟他一起进店吃饭,但没想到,这个小伙子听到老牛讲中文后,反而一脸警惕地望着他。


注:该事件为记者朋友老牛路上回金边所遇,配图部分源自网络,部分源自朋友。


老牛解围却引小伙警惕

遂谎称自己是柬埔寨人


老牛看着小伙子一脸警惕,甚至往后缩到几个柬埔寨人那里去,他就意识过来,或许这个小伙子是因为听到自己讲中文后下意识做出的举动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42.jpg

小伙子的举动也让老牛陷入尴尬之中,几个本地年轻人看着小伙子,又看看老牛,甚至有人小声地问小伙子要不要帮忙报警,但小伙子不懂柬语,而柬语专业出身的老牛,听到本地人的话,心里又叹了几次气。

他耐心地用柬语跟本地人交流起来。

后面老牛用中文问了小伙子一句,需不需帮忙报警,小伙子仍旧一脸警惕,几个本地人走哪,小伙子走哪,这动作甚至引起了那个年轻人的不满。

同时几个年轻人也在不断用柬语跟老牛询问是怎么一回事,老牛一头雾水,半开玩笑的跟他们交流了一会,想了想既然人家不配合,那他也没必要干等着。

于是转身准备回去继续吃饭。

老牛走了几步,却听到那个小伙子用中文问他。

“你是中国人还是本地人?”

说到这,老牛都忍不住好笑,虽然在柬埔寨连续跑了快4年的市场,把自己晒得跟个本地人一样,但完全没想到,会被自己人问是中国人还是本地人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46.jpg

老牛柬语好,普通话却不怎么标准,更何况这几年大多时候都是跟本地人交流,因此普通话更是塑料,老牛开玩笑的回了句:“我当然是柬埔寨人啦!”

听到老牛这句话,小伙子似乎松了一口气,半晌才说了一句话:“你能帮帮我吗?”

老牛不敢随便答应给人希望,因此只是让小伙子先说,后面又单独占了个桌子,跟老板要了一份饭菜,让小伙边吃边讲。


自述偷渡来柬种菜

想跑却根本没有门路


小伙提到,他是江西人,今年21岁,因为疫情原因没了工作,再加上家庭条件实在困难,因此他才信了国外的高薪招聘。

当时他是在招聘网站上投的简历,很快就有人联系他进行网络面试,面试时联系工具用的QQ,面试官也是两个有纹身的中国男子,稀里糊涂扯了一通后,有一人给他介绍了待遇情况,底薪6000包吃包住,每月还会加500,一万封顶,出国的费用签证也是公司出。

开始小伙心里还有点犹豫,但心里总觉着侥幸,认为骗局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,于是他跟人事商量好过来柬埔寨的事情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48.jpg

他提到,来柬埔寨是偷渡进来的,入境后就有公司的人等在路口,直接将他们一行人拉到公司,之后就是培训。

小伙其实心里也清楚,自己过来做的是违法行业,但是侥幸心理一有,那么所有的问题都有了借口。

入职后培训了一段时间,主管就安排他养号,而公司管理也很严,统一放风,大楼门口有内保,进出没那么容易。

后来小伙通过观察才发现,何止是进出难那么简单,就算是在公司工作久且属于信得过的那一批员工,想要出去吃顿烧烤都得说清动向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51.jpg

入职一个月后,小伙满以为能够拿到底薪,但是没想到公司以各种名义一扣一押,到手的工资就只有2000人民币左右,这跟当初说好的不一样,小伙自然不乐意干。

之后的经历小伙没细说,但是不想干这个种子却在心里埋下,后来小伙时不时就到楼下大厅蹲点,想摸清楚保安的休息规律,眼看着从大厅逃跑不可能,小伙又想到了从车库逃跑,但是楼梯间的门是上了锁的,小伙根本找不到逃出去的契机。

第二个月的工资又被公司压了,因此小伙手里仅剩2000元人民币,这笔钱他不敢乱花,更不敢跟家里联系,出来之后他就没那么天真了,他清楚家里根本没有闲钱帮他离开,因此只能靠自己!

小伙思前想后,干脆想了个招,开始是在办公室有意无意的咳嗽,后面更是假装压制不住,这也导致其他菜农看小伙都是一副害怕的样子。

后来公司拿了核酸检测试剂盒给小伙做检测,检测没事,但是小伙仍旧咳嗽,医生看了后也检查不出来什么东西,问题开始有点大了。

主管找小伙谈过离职的事情,但是小伙实在拿不出钱,就这么把人放了也不可能,于是公司又琢磨着卖人头的事情。


被以3万人民币价格转卖

转卖前公司主管送药


小伙一边咳嗽一边关注着主管的动态,但他只是一个小员工,根本不可能跟主管有什么太多接触。

在被转卖前两天,主管拿着一些止咳的药以及连花清瘟给小伙,让小伙先把药吃了,把病养好,再说工作和离职的事情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55.jpg

说这话时,主管带着口罩和面罩,就这么盯着小伙,小伙本不想配合,但是害怕自己不配合会出事,于是在主管的注视下将系列药都吃了。

主管很精明,一天给小伙三次药,每次都是刚好的量,不会给小伙任何机会,甚至等他吃完药后,还会隔得远远的跟小伙唠上一会。

连着吃了三天药,小伙觉得自己这条路行不通,且再继续假咳下去嗓子也撑不住,于是他没继续假装咳嗽,但是没想到当晚就被公司给卖了。

坐上车后小伙一脸害怕及慌张,他担心自己是不是要被灭口,甚至还起了想要跳车逃跑的心思,但是车上坐着4个五大三粗的人,他不敢。

微信图片_20201210182258.jpg

广告
上一篇

美国政府推出超9000亿美元新经济纾困方案

下一篇

菲移民局提醒外国人在线预约年度报告

广告

文章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沙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