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广告
曾日入3000美金,同胞们的血汗就是我致富的秘籍

打开电脑、统计出票名单、想办法做签证资料、从各个渠道找合作资源,这是今年刚30岁的小飞每天从床上醒来之后雷打不动,日复一日的工作。

2019年的时候,来自云南的小飞入职了柬埔寨本地的一家中资公司工作。然而,随着新冠疫情的肆虐,小飞所在公司的业务不仅直线缩水,也让原本希望在柬埔寨职场闯出一番事业的他备受打击。于是在2020年初,小飞无奈只能选择了停薪留职,希望能在柬埔寨找一找别的机会。

image.png



不过,就是这个选择让小飞在柬埔寨的发展走上了另一条道路,这虽然让他在持续三年的新冠疫情中狠赚了一笔,但也让他的内心“备受煎熬”。

靠销售机票起家,出事了让航空公司背锅


2020年是新冠疫情在柬埔寨肆虐的第一年。随着每日确诊人数的不断上升,很多在柬打拼的同胞决定先回国躲避疫情,然而一条来自中国民航总局颁布的“五个一”政策却让所有人的心凉到的冰点。

随着这个政策的实施和后来的“熔断机制”,原本每周数十架次的回国航班最后只剩下了一班;原来1000多人民币就能买下来的往返机票,在各大OTA平台上的单程价格甚至一度突破了数万人民币。这对于很多同胞而言,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连一张机票也买不起。


不过对小飞来说,同胞们的困境就是他致富的秘籍。

“当时确实因为生活所迫,再加上公司实在发不出工资,正好有朋友跟我说可以试着卖一下机票。”小飞告诉记者。那段时间,小飞每天都在发朋友圈卖机票,但是由于刚入行,也没什么资源,所以连续2个月一张票都没卖出去。

随着时间来到了2021年,柬埔寨的疫情越来越严重,小飞的机票生意突然迎来了转折:柬埔寨本地的所有航司几乎全部“趴窝”,但最后有一家拿下了中柬航线的“独飞权”。

于是,小飞正式开启了他的“致富之路”。

“一开始我找的是国内一个做机票代理的朋友,跟他谈好分成比例,请他从航司拿票,我再负责销售。”小飞告诉记者。原本以为机票会砸在手里卖不出去,结果没想到小飞第一次就卖出去了五张,除去给国内朋友的分成,他累计获利就超过了6000美金。



“虽然从航司拿到的票也不便宜,但是那个时候能买到票就行,于是我每张票加价10000人民币,而且唯一的开支就是房租水电、吃喝拉撒,所以基本上全是净利润。”小飞说,“后来想回国的人越来越多,我自己实在忙不过来,于是就把机票加过价后,再转包给别人,然后他们再转出去,这也是为什么那段时间机票价格越来越高,因为全都是我这样的人推上去的。”

小飞告诉记者,当时圈里有个人卖出去的一张机票最高将近13万人民币。结果,那个买了这张机票的同胞,回国直接向民航总局举报了航空公司。“其实航空公司根本没卖过这么贵的票,都是我们这样的人一层一层加价,但买票的人只知道这家航空公司的票很贵,却不知道我们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,有钱我们赚、出事航司背,那段时间不管谁飞,我们最后都能赚钱”小飞说。

瞄准“特殊人群”,用假资料帮客户申请签证


随着疫情过去,往返中国和柬埔寨的航班逐渐增多,机票价格也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。小飞机票生意的利润也开始逐渐降低。于是,小飞将自己的目光瞄准了在柬埔寨的“特殊人群”。

“这类客户有一个特点,就是基本上从事的是“特殊产业”。”小飞告诉记者,“他们中绝大部分持有的是缅甸、柬埔寨、圣马力诺等国家的护照,赚了钱之都想去日韩、欧美等国家旅游购物。”

image.png


小飞表示,这些客户虽然拿着真护照,但是由于从事的产业非常特殊,想办签证能提供的资料基本上就一个护照和一张照片。“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人帮他们做一套资料递交给各国大使馆来办签证。”小飞说,“有的客人缺少银行流水,那就让他先办个银行账户养半年流水;有的客人缺少各种证明,那就直接找人帮他开一套,总之就是客人只需要付钱,我负责搞定资料和签证。”

于是,几十美元的日本签证、100多美元的美国签证和其它国家的签证,小飞收客人2000美金,抛去找人做资料的费用,单次收入至少1000美金。

“整套资料可能只有护照和照片是真的,别的基本上都是假的,但只要能把签证办下来,客人都会很满意。”小飞说,“帮客人办完签证后,我再帮他们规划行程、预订机票等,而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,从一个客人身上赚几千美金都是小事情。”

合法与犯罪的模糊,如今让他备受煎熬


相比起2019年那个刚来柬埔寨的愣头青,如今的小飞虽然生活滋润,但是却也陷入了很深的煎熬中。

小飞告诉记者,自己的煎熬主要来自于两方面:一是靠吃同胞们的血汗起家,虽然自己通过机票赚的盆满钵满,但是却让很多买票的人倾家荡产;二是自己虽然收入颇丰,却没有向中国或者柬埔寨交过一分钱的税,完全就是逃税漏税的典型。


“柬埔寨疫情那3年,我最多一天赚过3000美金,现在虽然机票利润不高,但每个月的收入也能稳定在6000美金左右。”小飞告诉记者,“我的收入明面上虽然合理合法,但却从来没有交过一分钱的税,无论在中国还是柬埔寨,我从来没有申报过个人收入。”

小飞告诉记者,当时和自己一样做回国机票起家的朋友,有的选择回国做别的生意;有的选择在柬埔寨开旅游公司将业务洗白;有的成为专业的包机商或机票代理;还有的依然和自己一样,选择继续做一个买机票、办签证的“二道贩子”。


如今的小飞,依然“奋战”在业务一线,但是拿着几千美金月收入的他,却经常“备受煎熬”:

自己靠卖回国机票起家,却“吃光了”很多同胞们的血汗钱;曾经日入3000美金,却没有在国内和柬埔寨申报过个人收入;

微信、银行卡、支付宝等平台的流水大几百万,却不敢说这是经营所得,特别是“金税四期”在2023年开始在部分地区试运行后,他开始担心会有一天会被大数据监测,因“非法经营”、“逃税漏税”等罪名接受法律制裁。

“但我也只能选择继续做一个“二道贩子”,因为再想回到职场上班,也不会有那么高的收入”。小飞说。

广告
上一篇

疑遭诈骗超50万美元,女子救助柬埔寨副总理!

下一篇

昨晚金边查获87辆违规车!

广告

文章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沙发!